518文学馆>修真小说>民国名妓记事录(np) > 妓女朝歌(微)
    陆瀚川刚被调职到南平市,朋友约了下属组酒局,他不好推脱。酒桌上,喝得晕晕沉沉,朋友突然提到,下处的妓院里来了个很不错的妮子,今天就该高兴,他命令士兵去把那妮子带过来,让他们也爽爽。

    闻言,陆瀚川皱着眉头,冲他们挥挥手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和别人同时欺负一个妓女的喜好,我就免了,时间不早了,下次约吧。”

    如今风气之下,富贵人家玩点妓女算不上什么不风雅的事儿,都称“红颜知己”,无可指摘。只是陆瀚川眼光高,不怎么喜欢,连未婚妻都没谈过,更别说同别的男人一起玩妓女。

    “诶,那多没趣。你这个人就是没趣,不玩不影响你喝酒嘛,走什么。而且哪儿算欺负,我给她塞个银锭,她陪一百个男人睡也挣不了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军部还有点事,再多喝就昏了。”

    不仅眼光高,还是个倔脾气,朋友刘传只好答应下来。军部有事只不过是借口,他有种执拗的正直,但屋内的毕竟是熟人。

    如今天色已不早,逛逛这座城市有些太晚,陆瀚川盯着包间的门,深叹了口气,干脆找了个不显眼的酒吧散座,边看报,边喝点低度数的鸡尾酒。

    下处的妓院里,两个穿戴整齐的士兵站在门外,屋内传出男人“荡妇”“骚货”这样的字眼,还有少女断断续续的呻吟和偶尔的求饶声,那姑娘听起来年纪不大。一刻钟后,脸色苍白的少女没什么表情,单手捂着肚子倚靠门框站着,她样貌美丽,再大几岁,怕是连花河街的魁首也难以与之相比,黝黑的眼眸像受了惊的小鹿,皮肤白皙如脂,只是瘦削了些。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长裙,嘴角有个被客人咬破的小伤疤,刚清洗了身体,站不稳,身下火辣辣的疼,肚子也难受。

    她已经呆在这处妓院一个半月,因为样貌漂亮,每日都得接待好几位嫖客,已经有近百次,小穴却仍旧如初夜那般紧致,只是阴唇被操得消不下去肿。虽然不好受,好歹可以活下去,每接一个客人,她可以得到五枚铜钱,偶尔遇到的客人大方些,她还能多得到点赏钱。

    生活如何,名声如何,被卖进妓院的时候她就没得选择了,她能选择的,只有生死。

    如今成了这妓院里的红人,生死也不由她选了。

    “刘中校传唤你去夜湾酒吧,和我们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刘中校......”

    朝歌瑟缩地想往屋里躲,老妈子却替她接下来:“刘中校能看得上我家朝歌,那真是太好了。军爷您带她走,钱之类后面再付就是。”

    她今天已经累极了,受不了了,而且她没出过这间房门,她宁愿呆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多谢理解。”

    士兵向老妈子点点头,一左一右半拖半拽地将朝歌带走。临走前,老妈子还不忘记瞪一眼朝歌,威胁她说:“去刘中校那儿好好伺候,不然回来有你好受的。”朝歌自打进妓院以来从来都很乖巧,从不惹事,破处时都没怎么挣扎,她相信这次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夜湾酒吧门口,来来往往的是衣着华丽的绅士,或者几位出身名门的小姐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,可以走。”

    朝歌挣扎开士兵,抬手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。她还是把头抬了起来,哪怕光着脚,身体正气得发抖。

    周围人都冲他投去目光,那种目光是一种讥笑,像淬了毒的刚针扎进她的皮肉里。若是在妓院接客是一种折磨,特地将她传唤到这种地方,就是凌迟,而她只是个毫无反抗能力的囚犯。

    她想活下去。